雙擊滾動屏幕
廣告① 567zw.com無法訪問,請使用xntk.net域名訪問    

巴頓奇幻事件錄 18 魔宴會議

  魔宴會議。臨時的~

  一圓桌,吸血鬼們圍一圈兒。似乎沒有主位的樣子,但其實是有的~扎克左邊坐著卡帕多西亞氏祖小卡,右邊坐著勒森布拉氏祖弗蘭克~然后在眾二代吸血鬼的座位中,查理和維嘉中的托瑞多權力代表喬伊坐在托瑞多的位置上~

  扎克當然知道小卡和弗蘭克有意的抬自己的位置,欣然接受。

  小卡撇了眼扎克身后站著的邁爾斯,“狗弟呢?如果你要帶個人類參加會議,至少帶個后裔備選來吧,這是誰?見都沒見過。”

  右邊的弗蘭克本一直在觀察自己勒森布拉氏族那幫二代吸血鬼的低語討論,聽到這邊在說話,馬上加入,“你沒聽說么,扎克這次帶了兩個員工來,只是一直沒有出門而已。這應該就是其中一個吧。”

  小卡打量了一會兒邁爾斯,“看起來沒什么出眾的地方。”收回了視線,看向扎克,“準備收為巴頓的員工做托瑞多后裔備選?我以為共和托瑞多支援過來后,托瑞多的人口危機已經暫時解除了。”

  扎克又沒來得及說話,還是弗蘭克,“說起共和托瑞多,扎克~你老實向我們透露下一下唄,你在共和到底還有多少托瑞多儲備?你該不會向茨密希氏祖那樣,不管聯邦,跑到外國建立勢力吧~還要和隱秘聯盟爭奪嗎,還是……復仇?對凡卓~”這是玩笑了。

  扎克依然沒來得及說話。

  小卡,“聽奈納德說一個凡卓到你巴頓的格蘭德住下了?那個女伯爵,安娜貝爾對么。你還應付的過來么?”

  扎克只能給個微笑,嘴都沒動,弗蘭克,“女伯爵~從魯特的遺物中看了一些她的事跡,呵呵,也是個難對付的~”周圍其實已經安靜很久了,因為,氏祖們在話家常~“從一個氏祖對另一個氏祖。”弗蘭克,當然是故意的,一副和扎克感情深厚樣子的拍著扎克的肩膀,“凡卓在什么情況下都是我們魔宴的威脅~難得有個絕對站在我們這邊的安娜貝爾,不如犧牲一下~收了唄~”

  小卡沒說話了,扎克保持著微笑,弗蘭克的手在扎克的肩膀上揉捏著。圓桌上陷入了絕對的安靜……哦不,只有邁爾斯的呼吸和心跳聲。

  人類制造的噪音是讓人分心的。

  邁爾斯逐漸感覺到了所有的目光都在看向自己,心跳越來越快……

  突然,雷夫羅起立,在將所有人的視線都吸引過來的時候,“大家一定在好奇我召集這次臨時會議的原因。”環視一周,停在了二代勒森布拉的區塊,“如果是以前,我當然是沒有這個權力的,但魯特離世后,我也不知道該把會議申請上交給誰,所以自作主張的通知了大家……”

  這番仿佛解釋的言論沒說完。勒森布拉區塊中,一個男性臉色并不怎么高興的打斷了雷夫羅,“明知道自己沒有權力還這么做,哼。”他撇了眼弗蘭克,但似乎底氣不怎么足,“魯特之后,我們勒森布拉內部的權力分配雖然還沒有完成,但不管如何,我們的父親還在這里!勒森布拉的事情是勒森布拉的事情,不是你們的借口!該上交的東西照常交給勒森布拉決定才對!用不著你們替勒森布拉做決定!”

  雷夫羅沒什么表情,拿出一瓶小血罐,“好的,那我現在就把我召集臨時會議的原因交給勒森布拉氏祖。”抬手,血瓶劃過一個弧線,落到了弗蘭克面前。

  有趣的是,勒森布拉區塊中的二代勒森布拉,一個個臉色更陰沉了。

  都懂的吧。弗蘭克啊,就是到現在勒森布拉氏族的‘權力分配’沒有完成的原因啊~~

  哈!‘權利分配’~這么含蓄干嘛~誰都知道那不是分配~是爭奪!是二代勒森布拉們在魯特消失后,各個都想將魯特曾經的獨裁權握著自己手中的搶奪!!

  但凡這個高高在上的氏祖,弗蘭克有意站在任何一個二代勒森布拉身后,這爭奪早就結束了!

  但弗蘭克沒有!他不僅不站在任何一個兒女身后,還給所有現存的兒女們添亂!在巴頓留下了一個野種(漢克)!將本就激烈的爭權境況攪的更復雜!!

  對外,勒森布拉無法吐槽他們這個氏祖,只能把氏祖擺在上面供著充當氏族的門面,但對內,誰不知道這個氏祖早就和勒森布拉氏族離心離德!而這一切,都只能怪那個已經不存在了的魯特!

  為什么不給弗蘭克勒森布拉的姓氏!為什么只給這個父親工具人的價值!為什么當時就做出了要用氏祖來搞托瑞多的決策??

  現在好了,這個絕對強大的工具人,明顯跑到托瑞多那邊去了!已然一副和托瑞多親如兄弟的態度!

  弗蘭克倒是一臉‘謙虛’,手里把玩著雷夫羅上交的血瓶,“我來做決策嗎?呵呵,我哪行啊~我和小卡都是缺失四個世紀文明進展的過時老家伙,哪有判斷你們這些年輕人事務的見識~你說對么,小卡,你們卡帕多西亞氏族現今的決策,你弄的懂嗎~”

  聽聽。弗蘭克剛還給扎克收了凡卓的建議呢~現在就是‘過時的家伙無法替年輕人做決定’~這個老不休,不把屎攪沸騰就不安生的家伙~

  小卡當然知道弗蘭克在干什么,撇了一眼弗蘭克手里的血瓶,“你要說老家伙請只說你自己,我永恒十歲。”別忘了,卡帕多西亞氏祖小卡是非常罕見的幼童,身心都未成熟就得到了永生,以決策幼稚出名的——還有記得的嗎?小卡在四個世紀前,就單方面的打破了氏祖們的約定,向自己的氏族透露了圣主還有一份終極流獎勵落在世,于是導致了奈納德在巴頓對扎克的無條件支持,讓卡帕多西亞成為了托瑞多在魔宴的第一個公開支持者!對卡帕多西亞氏族來說,這當然是好的,但對其它所有氏族來說,只是卡帕多西亞氏祖不可靠的證明!“但過時是事實,我得承認,現在的時代,我的孩子們做的大多數事情,我都看不懂,即使他們很耐心的解釋。”

  小卡的身體在晃蕩,看起來是他桌子下的雙腿在晃蕩帶動的,還真弄出一副不穩重的幼童模樣,并繼續了,“要說現在我們氏祖中,最懂這個時代局勢的,就是托瑞多了。”真順暢,“不如你把血瓶給托瑞多吧,讓托瑞多來判斷。”

  清脆的一聲,血瓶被弗蘭克一臉笑容的放到扎克面前了。

  扎克全程微笑著,看著放在自己面前的血瓶,伸手拿起,再看一眼雷夫羅,終于說了第一句話,“恩,兩位氏祖,這就有些尷尬了,我其實是知道為什么雷夫羅召集這次臨時會議的。不太需要這個~”

  “哦~”攪屎的弗蘭克接的非常快,“你知道?是什么?拜托用我和小卡能聽懂的話說出來~”

  “是……”扎克正要開口。

  “是背叛!”勒森布拉的區塊中,一個女人突然開口了,并起立,指著托瑞多,“托瑞多背叛了魔宴!”

  所有人都看著扎克,等待托瑞多的回應,包括雷夫羅。不過雷夫羅的表情是果然如此的表情,并給扎克比了嘴型,‘這位就是妮娜’。

  妮娜·勒森布拉,看上去很是位小巧的女性,面容沒什么特別的,按人類的常識,大概不到三十歲的樣子。倒是她特意站起給扎克認識,扎克也稍微回憶起了一些東西。

  這位妮娜,扎克有點兒印象了,四個世紀前的殖民戰爭時期,魯特每次開戰情會議,都會帶著這個女人。

  所以,妮娜,是魯特的親信。

  扎克沒有回應妮娜的指認,反而開了手里血瓶,交給身后的邁爾斯,“一人分一點兒吧。”在邁爾斯手抖的接過血瓶時,扎克看回了妮娜,保持微笑的,“這并不是我第一次被指責背叛聯盟了,一個世紀前,這發生過~”大家都知道扎克說的是隱秘聯盟。“結局如何大家也都清楚。那,請你繼續~”扎克的心態,好的不正常,“我們都有非常高的期待~”托瑞多罪名坐實,被滅族!“別緊張,放松,努力達到你自己的期待就好~”看,扎克在鼓勵對方滅掉自己,嘖,不正常。

  妮娜的臉抽搐了一下,開口之前已經注意到被邁爾斯分到雷夫羅提供的血后的二代吸血鬼們,看著自己有了異樣的眼神。

  原因不用說了吧,雷夫羅的血中,包含的信息,是妮娜背叛了魔宴!

  妮娜的聲音倒沒有絲毫的動搖,她一一看過對自己有異樣眼神的二代吸血鬼:“我們都知道托瑞多在聯邦中部和巫師有了聯盟!建立了吸血鬼-巫師組合的共生關系!就是現在,我都可以判斷,坐在那里的托瑞多,不是一個人!他的身上帶著精通靈魂巫術的巫師!”

  “塞姆。”扎克的心態依然放松,“和大家打個招呼。”

  塞姆出場了,從扎克的眼中飄出,巫師鬼的身體從透明都凝實,站在了扎克身后,微微對所有吸血鬼一點頭。

  細碎的討論聲出現了。

  這是理所當然的。巫師這種東西,在明面上至少沒有在西部現身四個世紀了。見到一個都值得稀奇,稀奇過后就是趕盡殺絕。

  但現在出現在大家面前的塞姆啊,好像并不能被……吸血鬼殺。

  從扎克身體中出現的這個出場方式,就很值得震驚了。這巫師,是啥?他顯然沒有身體才能在托瑞多的身上依附著,所以他是靈魂嘍?但怎么可能會有一個靈魂異族能在沒達到完全體的吸血鬼身上存活?!

  魔宴吸血鬼們大致清楚巴頓中發生的事情,和我們看事件的角度可能有些不同——

  圣主制造吸血鬼的真相被揭露:煉獄的通道。

  隱秘聯盟逃離聯邦的原因被解明:躲圣主信仰中天使的追捕。

  而托瑞多神奇的和帕帕午夜以及部分共和神聯盟,‘殘廢’了現在的圣主信仰:將所有真天使困在了共和,輔佐了不配為天使的克勞莉成為了如今天堂的主人,在紐頓被如今的雷夫羅監控著。

  托瑞多成功拖延了吸血鬼和圣主信仰的矛盾發生的時間。并沒有松懈的探索著避免每個吸血都要面臨的完全體,提出了吸血鬼-巫師的組合,永久的解除困擾著吸血鬼的兩個問題:和這片土地上的土著,巫術信仰的關系;和吸血鬼的起源,圣主信仰的關系。

  托瑞多的在巴頓無數決策都可以歸納為這個宗旨。幫紐頓抵御惡魔的攻擊,給狼人提供生存環境,不一一列舉了……

  不管大家以前對托瑞多的看法如何,得承認,托瑞多現在屬于魔宴,是件好事。

  但是~塞姆身上,有著新的東西~

  “巫師鬼,共和信仰的鬼。”妮娜責無旁貸的成為了解說著,“鬼,來自共和,不被吸血鬼的血克制的靈魂異族!”她的眼神犀利,指著塞姆,“兩種非我族類的信仰,惡心的組合!”

  塞姆往前走了一步,開口之前,被扎克攔住了,“你繼續~”微笑的對妮娜。

  扎克的好心態果然還是激怒了說話的妮娜,“你還在笑!大家看看這個托瑞多的嘴臉!他還在笑!”

  扎克……其實是失望的。

  本來吧,覺得能早早的在巴頓就做下某個局的勒森布拉,至少是個沉得住氣的家伙。現在看來,對方的心態這么容易被自己影響——扎克還什么都沒說呢,不過是保持個微笑而已,你急什么。要批判扎克的嘴臉,先把你的指責依據說完了在做啊!

  還是有懂事的人的,喬凡尼的區塊中,因為尼克在巴頓,坐在那里的人是尼克的兄弟,扎克有印象,但不太熟悉,“巫師鬼這種存在已經出現一段時間了,哥哥在巴頓早就傳回了情報,這方面茨密希應該更清楚。”看向了茨密希的區塊。

  茨密希那邊只坐了一個人,依然是傭人打扮的粗壯婦人。她雖然在扎克面前說不像她哥哥羅伊那樣關心氏族斗爭,但該知道的事情還是知道的,開口了,“巴頓中和前隱秘聯盟氏族諾菲勒結盟的巫師,都以巫師鬼為人類生命結束后的種族。是能夠滿足吸血鬼-巫師組合的最優方案。”并沒有特別幫扎克的意思,但還是指了一下扎克的方向,“效果,之前從西部到巴頓的異族考察團也帶回了一些情報,現在大家也都親眼看到了。”這婦人撇了眼妮娜的方向,“你說惡心,是托瑞多分享過身上帶著一個巫師鬼的感覺給你嗎?”

  妮娜根本沒看婦人茨密希,“我還需要他分享嗎?巫師的靈魂,不惡心嗎?大家都忘了四個世紀前的戰爭了嗎?如果不是我們的同伴惡魔堅定那些士兵的靈魂歸屬,我們多少殖民者人類戰士的靈魂會被那些巫師玷污?!”

  啊,原來曾經的殖民戰爭中,讓巫師無無計可施的殖民軍隊信仰,還有這種解讀。也是挺滑稽的,曾經的人類士兵們,是靠惡魔堅定自己的信仰哦~

  妮娜沒說完,“而現在,這個托瑞多助紂為虐的幫助這些巫師找到了免疫我們吸血鬼的克制!想象一下,我的兄弟姐妹們!這個托瑞多用計謀打殘了圣主信仰,讓未來我們國家的人類,靈魂不再有正確的信念!然后用了未來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會爆發的吸血鬼和圣主信仰矛盾為理由,為巫師找到了能安然的躲避我們吸血鬼的壓制、無限成長的方式!讓這些巫師靈魂可以在未來永恒的時間中玷污我們國土上人類的靈魂!現在我們魔宴依然控制著這個國家,但大家覺得什么時候,這個國家的人類會不再在乎我們吸血鬼?”

  妮娜指著扎克,“這個托瑞多!從四個世紀前叫停戰爭,給了印安土著喘息的機會,成立聯邦國時就在構建這個天大的陰謀了!現在,看看他做了什么!他和帕帕午夜結盟了!他已經露出他的真面目了!他已經成功讓我們西部的人類不再和我們做血液交易了!大家!覺醒吧!這個托瑞多一路走來欺騙我們做的所有事情都是他的陰謀!!他!從一開始就想背叛!背叛我們!背叛吸血鬼!背叛給予他永生的一切!!”

  哦,原來托瑞多才是做局的人啊~扎克都想為自己的大局觀鼓鼓掌呢~

  扎克還真這么做了,啪啪啪的鼓掌三次后,“我有一個問題,背叛吸血鬼,讓巫師‘玷污人類的靈魂’,不再在乎吸血鬼,恩,按你的思路,大概就是不再把吸血鬼當做絕對的權力階級對待了。那,這對我有什么好處?”

  妮娜愣了一下,然后,“你是托瑞多,你是出了名的喜歡混跡在人類社會中的托瑞多!你可以適應任何方式的社會形勢,藏在人類之中!好處?好處就是你不再有同等級的競爭對手——我們了!你想要獨占這個世界!”

  扎克真想再次給自己鼓掌——原來啊,扎克的夢想,是統治世界呢~

  想不如做,扎克再送自己三次掌聲,啪啪啪,“哦~這樣啊~”扎克轉頭看向弗蘭克,“四個世紀前,氏祖們集體決定休眠,這個討論是怎么開始的?”

  弗蘭克并不知道扎克在想什么,但他相信扎克不會問無聊的東西,“不好說,只是個默契,我們都覺得我們繼續清醒對吸血鬼種族,沒有好處,圣主并沒有多愛惜我們這些他的造物。我們需要保存我們的血統。”還看了眼小卡,小卡的臉和弗蘭克的表情差不多,不知道扎克在想什么,只是點了下頭表示同意。

  扎克也點頭,感謝弗蘭克的說明,然后看向了妮娜,“我還有個問題,你的指責是針對我,還是托瑞多氏族?”

  妮娜……凝滯了一下,然后,她的臉從義憤填膺變成了慌亂——她意識到她犯了個錯誤!

  扎克沒給妮娜機會了,“聽你的話,應該是針對我個人了~”扎克依然是微笑的,“畢竟這個陰謀我從四個世紀前主張停戰建國就開始謀劃了~”掃一眼所有人,“而四個世紀前的托瑞多,可只存在我一個人了~”

  扎克聳了下肩,“那我……”看了眼弗蘭克和小卡,“要不就干脆就接了這指責吧,反正我是氏祖,不去睡一覺感覺也少份身為氏祖的必要經歷~”扎克微笑著看回妮娜,“我作為托瑞多氏祖,用休眠作為懲罰你覺得如何?吸血鬼的未來,我不參與了。眼看自己的陰謀即將得逞,卻被你發現,然后被迫去休眠,再然后去經歷和弗蘭克、小卡現在經歷的時代脫節一樣的感受,你看好不好?五個世紀,十個世紀?你來定,反正大家都知道我很年輕,完全體,吸血鬼的力量極限,在座的各位都比我會先達到,殺了我?太便宜我這個謀劃了四個世紀的陰謀家了吧。讓我活著,看我自己功虧一簣,看我自己帶著托瑞多大起大落,活成世界孤兒,當你覺得沒有我的你們,建造了一個更好的吸血鬼的未來,再把我弄醒看那時的世界~這樣才美,同意?”大家可以自動腦補扎克這段話時的神態。

  和之前一樣,圓桌安靜了……

  哦不,只有邁爾斯這個人類的呼吸和心跳聲在騷-擾-大家的感官。

  “我不同意。”呵,是雷夫羅開的口。知道為什么嗎?因為大家顯然之前都有被妮娜那極具煽動性的陰謀論的說法打動,然后扎克卻沒給大家多想的時間就拋出另一個現實的問題——如果沒有托瑞多,吸血鬼能在這個造出什么樣的未來!

  你以為扎克最后那番話是說的裝逼的?不是。扎克是在提醒所有人,不管托瑞多有沒有陰謀,現在吸血鬼于這個世界的前進道路,需要托瑞多!!

  不看遠處的圣主信仰要不要解決,就看眼前!巫師的問題你要不要解決?狼人的問題你要不要解決?剛擺上臺面的共和異族不被吸血鬼克制靠誰解決?靠在魔宴呆了四個世紀的你們???

  所以,在大家都在高空飄著思考哲學問題的時候,只有雷夫羅這個會議的召集者還在地上!他沒有忘記他在這里是要干嘛!

  但雷夫羅明顯往扎克這邊投來的是鄙視的眼神。說了,這家伙一直都不喜歡扎克。雷夫羅繼續了,“托瑞多氏祖沒必要這么快認下這罪名。”環視一周,“大家都接收到我血液中的信息了,先跳出來咬一口的戲大家也看夠了。”看向妮娜,“來討論真正的背叛吧。”

  有一個清醒的人出聲后,就有第二個,這第二個,哈,是來之前就被扎克提醒了,要當一個護崽的茨密希婦人,“是啊,妮娜·勒森布拉,解釋一下為什么你的地產中藏和中部的巫師家族——稀云家族,互通的傳送陣吧!”8)



推薦此書     [快捷鍵:←]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快捷鍵:→]      加入書簽

巴頓奇幻事件錄 567中文 www.urszhu.icu © 2019





1L



















七星彩走势图2019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