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滾動屏幕
廣告① 567zw.com無法訪問,請使用xntk.net域名訪問    

尖碑漂流記 872 第八百七十二章 巨巖龜的新能力

  黑色甲殼蟲在蟲女的支配下飛離了這幽暗茂密的林森,離開了散發淡淡藍光的溪水,向著西北方的曠野疾馳。

  文起坐在蟲王背上,一言不發,耳畔那如雷鳴般的轟鳴之音,在少了五只白色甲殼蟲后,顯得弱了很多,且文起發現,坐在蟲王背上有屏蔽雜音的功能,能夠靜下心來,調整強化將要盈滿的精神力。

  這一發現讓文起大為感慨,果真是蟲女乘坐的大蟲,就是與他之前坐的白色蟲子不一樣。

  只見黑色甲殼蟲頭頂,一個凸起有半個手臂那么長的角,像觸須般在空中抖動,而它的抖動,將周圍因翅膀扇動,震動空氣所發出的轟鳴聲完全屏蔽,入耳不是沒有聲音,是在正常不過,像極了鳥類拍打翅膀的聲音,且就連快速飛行,摩擦空氣發出的嗤嗤破風聲,也完全屏蔽。

  文起坐在蟲王背脊上,別提多舒服。

  有時間,以及良好的環境,是文起增強,熟練掌控精神力的暖床,他不用在分心,因為翅膀震動發出嗡鳴聲,擾亂剛剛擊中起來的精神,就這么閉目盤坐,自我進行精神力的掌控。

  蟲女坐在他的身邊,冰寒的臉上多了一絲滄桑與孤寂,仿佛周圍只有她一個人,在混沌迷蒙中掙扎與徘徊。

  心結是自己結的,同樣需要自己解開,而解開心結的唯一辦法,就是殺死祖樹,不知道為什么,文起坐在她的身邊,那想要殺死祖樹的沖動就越強烈,幾乎無法抑制,就這么在她的腦海中,像跑火車似的,一圈接著一圈,永無安寧。

  蟲女被刺激地幾乎快要狂暴,要不是與祖樹間的實力差距,讓她能有一絲清醒與冷靜,只怕現在的蟲女早就找去與祖樹拼命。

  蟲女無法安神,這都是文起的原因,在他那爆射堅定、不屈、反抗的眼神中,還透著一股執著和能帶給人希望與力量的能量,這股能量勾起了蟲女對那個人的思念,回憶起他們的過往,以及這場悍不畏死的復仇。

  文起哪里知道,蟲女隱隱地將他當做了那個心心念念,卻再也回不來,只能靠回憶,卻連回憶也是無力的的人。

  而這種回憶,蟲女要承受令人無法想象的痛,因為這種痛,蟲女堅持著活了下來。

  活著總是要為了點什么,簡單說是一種精神支柱。

  而蟲女的精神支柱,便是復仇,沒有比這個更好的理由,刺激著蟲女不斷向前,因為現在的她早就不能稱之為一個正常的人,或許說她是個妖怪也不為過,而導致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便是那個另有圖謀的祖樹。

  除此之外,蟲女的痛不是那么簡單,雖然與祖樹撕破臉,但她好像并不多么著急,好像與祖樹事先商量好一般,有預謀有計劃地實施著,按部就班。

  就像到了現在,也沒有人追上她,更別說阻攔與擊殺。

  文起同樣注意到了這點,只是想問,可也要蟲女愿意說,剛才那次吃癟,不久證明這件事非同小可,不是想象那般簡單,蟲女是不會說出來,更不會說個明白,好讓文起全部了解。

  準確說,蟲女與祖樹不是首領與成員的關系,而是相互利用,卻又等待著最合適的機會,將對方擊殺。

  但最終的成敗,關鍵不是人想出來的,計劃趕不上變化,而變化的中心點就在蟲女身邊,閉目盤坐的文起身上。

  另外,關于祖樹的企圖,文起不知道,但蟲女與祖樹間的關系,文起猜出個五六成,但這不是自己能夠活命的理由,實力才是一切。

  他不要借用羅蘭冰泉花與人講條件,被動承受,命總是交在別人手中,隨意被人生殺,這種感覺糟透了,心驚膽戰,每天都在想下一刻如何度過,才能避過災禍,不被他人殺死。

  這是文起行在努力的原因,也是今后強大的方向。

  閉目中的文起,掌控充盈的精神力,如海水般向外涌動,延展到精神力最大的,所能觸及的地方,但也有個明顯的邊界。

  而邊界的訓練,提高精神力的最有效辦法,就是操控落在后面,一個天上一個地底的三種生物——石斑雀、巖鱗獸、巨巖龜,他們一直跟在文起身后,保持著距離,即便文起一精神體脫離身體,到曲達施等人體內,救治他們即將泯滅的精神力,也保留了一絲可以支配的精神力,通過毛球加以控制,做到了沒有拋下三獸,始終跟隨這一事。

  而現在,它們三個正好成為文起鍛煉精神力的最佳辦法。

  三獸在不同的地方,但都在文起精神力所能操控的邊緣,這是對精神力細微掌控的訓練,速度稍慢,便失去聯系,而蟲女根本不會停留,回來尋找走丟了的文起馴服的生物。

  這就需要文起無時無刻不提高精神力的操控,以及感知力的延展,時刻感應三獸變化,包括本身的體能,力量,速度,還有三獸前行時的道路情況。

  天空中的石斑雀雖然是三獸中體型最大的,但操控起來卻是最簡單的,因為天空并無阻擋,晴朗無云,除了烈風外,就像一潭沒有波動的湖水,寧靜的像是面鏡子,石斑雀隨意飛動,文起控制起來不費吹灰之力。

  但身在地底的巨巖龜與巖鱗獸就大不相同了。

  雖然兩獸都在地底,但控制控制起來可就費力的多,因為兩獸不在同一層面,卻是平行。

  巨巖龜在地底深處,用不可思議的速度,像是融入泥土中的水流,奔騰狂涌,跟在蟲王身后,文起精神力控制的邊界區,而巖鱗獸大不相同,它在地表,碎石、樹根應有盡有,碎石會擋住去路,且沒有向巨巖龜那般的異常怪異的能力,但一雙鋒利尖銳的爪子,讓它的速度絲毫不遜色與天空中飛向的石斑雀。

  只是在躲避那些擋在前路的障礙時,文起就要多留心。

  三獸相比,精神力損耗最大的是巨巖龜,別看這個家伙在地面趴的很慢,鉆進地底,行進間的速度堪稱飛翔,而它擁有的這種能力,也是文起在與毛球完全融合,精神力再次變化后掌握的。

  說是水流,更像是將自己的身體打散,變強成千上萬個小到米粒大的自己,就這么在地底泥土中滾動。

  通過巨巖龜的變化,文起甚至想,如果精神力能夠再次有所突破,是否巖鱗獸與石斑雀也會有什么能力,會被發掘出來。8


推薦此書     [快捷鍵:←]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快捷鍵:→]      加入書簽

尖碑漂流記 567中文 www.urszhu.icu © 2019





1L



















七星彩走势图2019年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