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擊滾動屏幕
廣告① 567zw.com無法訪問,請使用xntk.net域名訪問    

深淵與玩家 117 第一百一十七章 荒古之地的集市

  荒古之地雖有荒這一字,但卻并不荒涼。

  只因地處東西神域的交界處,兩域又不平靜,才少有神國建立。

  但縱觀古今,凡是敢在這建立神國的,無不是神界只手遮天的巨擘。

  其中,最出名的便是山海界。

  但因山海界一直都沒有物件傳出,山海界就成了傳說。

  荒古之地,界門碑側,阿爾法盯著界碑上的刻字皺起了眉。

  “大荒山?”

  “我要去的地方是荒古之地啊,這又是哪?”

  抬頭再看天門門匾,亦是大荒山幾個大字。

  “這里便是荒古之地。”

  聲音清冽如泉聲洗耳,阿爾法轉過身,尋聲看去,竟是一位霓裳羽衣、錦繡披帛的東玄仙子。

  仙子背后還有一只胸口絨毛白如浮雪的丹鶴。

  丹鶴從五米高縮減到一米,細長的脖頸上頂著高傲的腦袋,見到阿爾法看過來輕蔑的橫了阿爾法一眼。

  阿爾法只將目光落在仙子身上。

  多久沒見到東玄神域的仙子了?

  金烏雖然出自東玄,但身上半點出塵的氣息都沒有,自然算不得仙子。

  眼前這妙人看的阿爾法知覺眼前一亮,心生親近。

  應是離家久了,有點想家。

  阿爾法作揖道:“原是改了名字,謝仙子告知。”

  仙子見阿爾法以東玄域的禮節相待,微微欠身以東玄域的禮節相回。

  行完禮,目光交錯,兩人擦肩而過。

  阿爾法只覺香風襲人,暖意拂心,一時間仿若踩在云端置身花海。

  “嘎!”

  丹鶴路過阿爾法怪叫一聲。

  眼神中充滿了滿滿的惡意。

  阿爾法對那仙鶴笑了笑。

  丹鶴仰起頭,越加的高傲了起來,表現出不予理睬的姿態。

  仙云涌動,那一人一鶴如幻像般消失不見。

  阿爾法也不再停留,腳下縮地成寸,一步邁出,向眼前半壁禿山處趕去。

  那禿山最高,要想找點什么,站在上面也方便。

  目光所及,周圍的景物在眼中壓縮,空間漣漪不斷,當腳步落下,阿爾法已出現在禿山之巔。

  縱目遠觀,滿目煙云翠山,竟是一處人煙也無。

  這很不正常。

  想來,是有結界。

  阿爾法放出神識試了下,果不其然,過往一念能掃過一界,在這里卻如陷泥沼。

  緊接著阿爾法試著找到結界的節點,以巧破之。

  然這結界竟一處節點都沒外露。

  幾次無果后,阿爾法只好以世界樹為中轉溝通金烏。

  阿爾法:忙不,不忙來搭把手,遇到點麻煩需要借你天眼一用。

  金烏:有結界吧?連你都知道山海界的消息,那些老不正經的肯定會做些準備。

  阿爾法:你猜對了,就不知是幾個神王聯手。

  金烏:管他幾個神王,也得給我金烏一族的面子。

  這句話說的好不霸氣。

  界門打開,金烏本體降臨。

  外貌還是少不更事的丫頭樣兒。

  見到阿爾法先得意的揚了下眉,擺出一副還得老娘出場才能擺平的款兒。

  后才打開天眼巡視四周。

  阿爾法站在金烏的身后,想到之前看到那位仙姿卓然的仙子,再看眼前這只潑皮母猴子,只覺得心里有苦難言。

  如若真是那紅線的緣故。

  那在山海界深淵中應該能找到破解之道。

  “找到了!跟我來。”

  金烏拉起阿爾法的手,身上浮現出六道金紋!

  六日陽炎?

  金燦燦的火焰將兩人包裹,金烏拉著阿爾法飛起,向一處撞去。

  空間扭曲,“嘩啦啦”碎玻璃的聲音猶如鞭炮一般響成一片。

  隨后當火焰熄滅,眼前已換了一片天地。

  有樓臺店鋪,也有地攤兒,行人如織,熱鬧非凡。

  這些人抬頭看了他們一眼,然后繼續各干各的,或是買賣,或是聊天。

  “瞧一瞧看一看咯,齊天大圣的定海神針!假一賠十咯!”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廣寒宮嫦娥仙子們養的玉兔做的大衣!”

  “受過香火祭拜金佛一尊!”

  “月老紅線了解下!看到喜歡的就系上,保證姻緣美滿。”

  “太上老君仙丹,吃一顆玉體生香,吃兩顆龍精虎猛,吃三顆一日三萬載!”

  阿爾法被充耳的叫賣聲雷的不清。

  隨便找了根燒火棍冒充定海針織不說,廣寒宮的兔子大衣也不說。

  金佛紅線也可忽略。

  神t的太上老君仙丹。

  你確定你買的是仙丹不是威哥?

  還一日三萬載,你和宇宙交尾呢?

  金烏見到集市來了興趣。

  天眼打開,開始搜尋寶物。

  一些有結界的寶物也被沖了開來。

  就聽禁制破碎的聲音“稀里嘩啦”的響成一片。

  “什么人!敢破你爺爺的禁制!”

  賣哪吒三太子風火輪的彪形大漢站起身來吼了一嗓子。

  金烏反罵道:“總共三件貨物全是假的,賣你奶奶個錘子!”

  如此潑皮的叫罵聽的阿爾法忍不住捂臉。

  霸氣是霸氣了,但這哪里是未出閣的女兒家該說的話?

  阿爾法感覺這老臉發燙,跟著臊得慌。

  沒辦法,這是他未婚妻。

  “誰說是假的!”

  “這都是昨天剛開采出來的!”

  彪形大漢與金烏對吼。

  這地兒可沒有見到是小姑娘就禮讓的。

  畢竟年歲不可考。

  金烏第三只眼張開,六道金紋亮起,怒斥道:“我說假的就是假的,你有意見啊?”

  彪形大漢認出陽炎,把東西一收,不回答也不道歉憤然離去。

  但阿爾法眼中這人身上黑氣纏繞。

  明明是心有惡念,若讓其逮到機會,怕是萬不能善了。

  殺了?

  那也得問清身份。

  “前面的道友等一下,我對你賣的東西有點興趣。”

  阿爾法吆喝一聲。

  金烏瞪向阿爾法。

  阿爾法神念傳音:咱們是來做生意的,初來乍到招惹是非不好,我看看能不能補救下,不能補救就探明身份,然后找機會將其擊殺。

  前面金烏還以為阿爾法慫了。

  正打算嘲諷幾句。

  聽到后面,氣勢一熄,竟是生出幾分敬意。

  金烏:你敢屠神?

  阿爾法:看情況吧,我喜歡和氣生財。

  金烏平日在深淵都是忙著玩游戲,有關阿爾法屠神的事是一點不知。

  金烏:那好,我倒是期待起來了,你可別讓我失望哦。

  前面的彪形大漢站了下來,面容不爽的看著阿爾法,“你哪位?”

  bq



推薦此書     [快捷鍵:←]     上一頁      回目錄      下一頁     [快捷鍵:→]      加入書簽

深淵與玩家 567中文 www.urszhu.icu © 2019





1L



















七星彩走势图2019年开始